不知不止

lofter應該比較安靜吧

真的很喜欢这次遇见的北京

三月的时候,外公走了。抵过繁忙期的工作,回去见他最后一面。第一次感受到工作与生活的矛盾有多难过。表哥表姐已经踏入中年生活,挣钱升职养孩子,脑海里却还是围绕他们读书时期的模样。

九月份,二伯病情急剧恶化,几家人奔波了几回,最后赶完七夕的忙碌,见上最后一面。第二次思考敬业与亲人哪个重要。大伯碍于习俗不能去跟手二伯的身后事,内心又非常焦虑,当年爷爷的身后事是二伯负责的。
幺叔平时看着最会生意嘴,但这次扔下台风后一片烂籍的工厂,出钱出力包办了。我爸依旧的木讷老实,只会听指挥做事。
我呀~最近一直想到以前,想着想着就想流眼泪。最近店里的我好孤独,另外两个同事越发合拍,我有点格格不入,明明以前三个人的状态都很好。我就想到过年的时候,虽然我一直带着局外人的身份,但其实我好爱我们家族的氛围,我却现在才知道。
过年回去的时候,二伯和二伯母会把祖屋打理干净,回去那几天从不让我们做饭洗碗,需要什么土特产都有办法帮大家弄到。大伯永远都是带着钱包领大家去吃喝玩乐,他只爱看着大家吃大家喝,然后默默付钱,他就觉得他这个如父的长兄辛辛苦苦挣的钱是有用的,这个习惯也影响了他的儿子、我的堂弟,永远都是带兄弟姐妹去吃吃喝喝,负责给钱。幺叔那时候还没闹离婚,得体的婶婶对我很好,堂弟弟万千宠爱于一身,当时还没有两个私生子跟他分享爸爸,没有胡闹的女人上门跟婶婶耀武扬威。
我们会买几千块钱的烟花,在村头能眺望整个山头的天台放,小小的风光让别人都特羡慕我们家族。

其实物是人非都是积累了年月后的回头一望,我小时候大概不会想到我们家族如今这么萧条。

外公将走的那天,我和妈妈走在这条河畔。我们都困于工作,又困于亲情道义。
那天看着落阳,桥上归家人就同似小众电影里的百姓画面。
我想到了还在读书的时候,只要到了寒暑假,还有什么实质性的烦恼呢?哪像当下。

那种感觉叫心酸。从小到大,体会过多次。为了躲避这种感觉,我现在学会了“心死如灰”。

想了一遍,除了这里实在没地方说心事了。真的只想死死躺在床上,总有种精气神都消散弥尽的感觉。

路上# 我总是止不住地害怕,想了很久我怕什么。今天发现,我害怕的就是“恐惧”这个感觉,一度陷入死胡同,第一次体会到抑郁症患者们为何会痛苦到自尽。睁开眼睛开始,否定自己的存在价值,对自己的定义除了“浪费粮食”就没了,想到未来就开始流眼泪,止不住地流,路上流,沙发上流,躺着流,听着歌流。想自残,却害怕留疤。想自杀,却舍不得人世间。他们都说,对付这种情绪,要学会拥抱它。不,我认为这是优胜劣汰的一种。坚强的人多的是,社会竞争越来越大,你的生存与他人无关,你活不下去就是一种优胜劣汰。 做自己开心的事,前二十年都过于战战兢兢,做个坏人,想甩脸就甩。人的生存离不开攻击性,是我把攻击性转向了自己。凭什么。

就是东怕西怕,踌躇不决。如果渴望爱情,大抵是因为希望有个人,会是我生命的另一半,指引我、陪伴我前行。

我怎么知道我想什么,因为我贪心。我总是想提前预知所以可能,再去挑选。这是不可能的。我总是幻想过于美好的将来,以为become ture 。也是不可能的。
然而我太晚才知道了。你说22岁还年轻?!可是22岁以前有成就的大有人在啊!你说幼稚?!我承认,可我恼怒的正是我为何今时今日才知道自己有多幼稚。
因为我贪心,我贪得不知天高地厚,我贪得毫无实际可言,我贪得连自己的本心早就看出了问题。
然而我最致命的是,我还懒。

唔……n1没过,很难过。想哭哭不出来,自己没努力够,不能责怪任何事。很被动,我应该怎么走下一步……